笔趣阁 > 我的穿越绝对有问题吧 >第67章夜还很长


  直到众人逃出先前那片险地,温妮思的脑袋依旧晕乎乎的。
  不止是她,队伍中所有在今夜被救出的穿越者脑子现在都有点晕。
  刚刚那一战的结果令他们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完全猜不到会是这样的发展。
  他们过去都听说过罗塞塔,不然也不会被这个名字钓上钩,然而实际上他们都不够了解罗塞塔,完全不曾想象到眼前他们身处的这支队伍竟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更重要的是,方才的战斗过程,完全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这批被救出的穿越者中有的来自科技文明,他们见过枪械手雷;有的来自魔法文明,他们见过法术咒术,但同时使用枪械和魔法来进行作战的——
  这就真的没人见过了。
  而且方才这支队伍所使用的所有攻击方式,除了最开始的那两枚火球之外,全都跟这个世界原有的法术体系毫无关联。
  以至于一时之间,所有被救的穿越者皆是一副三观受到冲击的懵逼模样。
  “你们刚刚,到底做了什么?”
  勉强跟上陈牧步伐的温妮思直到现在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陈牧没有回头,在少女看不到地方,他微微笑了一下。
  “这就是我们穿越者的战斗方式啊,你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温妮思没有接话,她显然还需要慢慢适应。
  同样的,在这一轮接触战中被完全打懵的城卫骑士团成员们也需要花点时间来慢慢适应。
  等到陈牧他们离开后,这一行人好不容易拖着被咒术重伤的两人撤出烟雾范围。
  随后他们一边抓紧对伤者进行应急处理,一边焦急的通过通讯手环呼叫支援。
  很快,他们的队长接通了通讯。
  “怎么回事?你们分散搜索的时候遭遇狙击了吗?现在有没有重新汇合?”
  当前这支队伍中的临时指挥官迟疑了两秒钟,接着只能强忍着耻辱,实话实说道:“我们……还没来得及分散。”
  “什么?!”
  通讯那头的队长听得差点吐血。
  “你们还没来得及分散开,那就是说你们十二个人一直聚在一起?!这你们特么的竟然跟我说需要支援?!而且还说有人受伤了?!”
  队伍中的临时指挥官无比难堪的点头道:“是的,我们有两名队员不慎中了敌人的咒术,目前已经彻底失去作战能力,需要尽快送往治疗。”
  “……”
  通讯手环投影出的人像虚影有整整两秒没有说话。
  这边的十二个人已经是那名队长目前在夜里能召集到的绝大多数力量了,本来还指望他们分散开完成对城郊大半区域的搜索,结果这才出发没多久,竟然就问自己要起了支援。
  他手上还有个屁的支援?!
  这名队长此刻的心情真的只能用哔了狗了来形容。
  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后,投影中的人影再度开口道:“你们究竟遭遇了什么?敌人人数有多少?什么实力?”
  “敌方的作战人员初步观察大约有五到六人,有一人实力应该接近或达到队长级,其他暂不清楚。”
  “啪!”
  投影出的人影虚像看着像是一个没控制住捏碎了什么。
  随后通讯中的这名队长死死盯住当前队伍里的临时指挥官,用近乎一字一顿的语速咬着牙质问道。
  “就五到六个敌人,一人疑似队长级,你们整整十二个人,结果一个照面就被人家打到了需要呼叫支援,甚至还重伤了两个?”
  忍了一秒,那名队长还是没忍住,咆哮道:“你们特么的都是猪猡吗?!!”
  ……
  尽管那栋建筑内的通讯内容陈牧他们不曾知晓。
  但这一战的胜利倒的确显著改善了他们队伍里的气氛。
  被救的穿越者对逃出生天的信心一下子都变得饱满了起来。
  不过在此期间,战斗干员们依然保持着清醒,没有人因此膨胀。
  相反,他们的每一步动作都始终有条不紊。
  正如陈牧先前对温妮思的那句安慰——他们,早有预料。
  随后在一栋高层建筑的底部,陈牧他们的队伍与另外一支作战小队汇合。
  大家迅速交换着情报。
  “你们那边怎么样?”
  “还算顺利,没有人追上来,那些被我们放出来的罪犯帮忙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你们呢?”
  “有点不太顺,跟城卫骑士团的搜索部队偶然遭遇了,短暂交手了一次。”
  “那接下来这些人交给我们来护送吧。”
  “好。”
  随后陈牧他们很快和前来的战斗干员交接了被救的穿越者。
  魔法侧有很多的追踪手段,就比如不久前陈牧他们见识过的:亡灵法师可以借助人体掉落的一切躯干组织来对目标进行实时定位。
  类似的追踪手法这个世界还有不少,其实不光这个世界,每个魔法侧的世界几乎都有类似效果的法术。
  因此尽管他们方才成功打懵了城卫骑士团,但事后陈牧他们的位置也很有可能将会被追踪锁定。
  幸好对此他们事先同样有作预案。
  接下来会换没有被盯上的队伍护送这批被救出的穿越者离开,而暴露行踪的队伍则反过来去回头迎击追踪过来的敌人。
  罗塞塔的这次行动尽管非常冒险,但从头至尾,他们都没有做任何无谋的鲁莽之举。
  一切行动都环环相扣、有条不紊。
  在分别之际,陈牧安慰温妮思一句:“别担心,你会没事的,艾莲娜还在等着你回去跟她当面道别呢。”
  温妮思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你,接下来会不会有危险?”
  陈牧漫不经心的笑了一下,“当然会,但我们早有预料。”
  这句回答无比实诚,却又透着满溢的自信。
  让温妮思一时无言。
  最后只能轻声向陈牧道了一声“保重”,随后便跟着会合而来的那几位战斗干员迅速离开。
  当他们逐渐离开视线后,于秋肃沉声道:“检查弹药,保持警戒,不要放松!”
  随后他和茉莉瓦丝琪两名正式干员前往高处去侦查情况,留下陈牧几位学员原地休息。
  而这注定只是短暂的中场休息。
  这一夜,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