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装备换钱,哪有直播赚钱舒服啊。”
    眼瞅订阅疯涨,杨玄内心一乐。
    他搞到很多精良装备。
    天宗储物柜里有几排,多得很。
    但卖掉任何一件,多少是个损失。
    反观直播挣钱,无需付出实质性的东西。
    抽奖送装备,是为了进一步恶心北极光公会。
    利用这一噱头狂涨人气订阅。
    通过直播赚回本金。
    甚至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
    顺便搞一波北极光公会的心态。
    美滋滋。
    “大家还记得上个星期发生的事情吧。”
    杨玄微微一笑,暗示道:
    “我天宗被人泼脏水,幕后主使人是谁?”
    稍稍点醒,弹幕立刻涌出大量统一词汇。
    “北极光公会!”
    见观众记性不错,杨玄笑容加深:
    “那么北极光公会干了什么好事?”
    “买水军散播谣言!”
    “仗势欺人,故意攻击散人势力!”
    “想黑掉大量装备独吞,就是一个缺德的垃圾公会!”
    弹幕的观众义愤填膺,痛骂出声。
    他们是散人玩家,多以三人四人的小团队进行游戏。
    其中不乏孤狼,喜欢一个人摸索灵界。
    势单力薄的他们,难免受到大公会压迫。
    平时吃点小亏,忍忍就过去了。
    北极光公会栽赃天宗,积怨已久的他们哪里忍得住!
    散人玩家最大的势力倒台。
    不就意味着他们算个几把,大公会随意玩弄广大散人?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
    北极光公会触犯众怒。
    正好撞上散人玩家的枪口上!
    如今找到宣泄口,肯定借势骂两句出出气!
    “很好,现在请在弹幕中,打出北极光公会猪狗不如,我会随机抽取一位发言的幸运观众。”
    拉上老姐进直播间,杨玄给杨小鱼挂上房管:
    “发言次数越多,越容易抽中,请大家努力一下,抽奖十秒后开启。”
    十秒就开始抽奖?
    千万观众激动了。
    逗鱼官方也激动了。
    弹幕足足叠加好几层,白茫茫一片压来!
    声势浩大!
    壮观无比!
    那一排排“北极光公会猪狗不如”的字样。
    看着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二话不说,逗鱼官方给予杨玄直播间首页推荐。
    如此一来,观众数量积累的愈发恐怖。
    礼物纷至沓来,什么荧光棒,666,鱼丸,后面数字迅速滚动。
    十秒刚到,杨玄懒得玩手段,搞营销。
    开抽!
    闭起眼睛,当着无数观众的面,随意戳了一个发言用户。
    这位用户订阅了直播间。
    且发言一次,在骂北极光公会。
    既然具备领奖资格,杨玄查了查用户主页。
    幸运观众叫做“峡谷猎马人”。
    名称粗俗了点。
    但性别......
    “嚯,还是一位女粉啊。”
    耸耸肩膀,杨玄联系上峡谷猎马人:
    “恭喜恭喜,你中奖了,精良装备的名额属于你。”
    对方似乎处于懵逼中。
    隔了好一会儿,方才发来消息。
    “谢谢玄帝大大,谢谢谢谢!”
    浓浓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你是什么职业啊。”
    “我是猎马......不是,我是猎人。”
    “哦,你截张图,去天宗找一位叫做含羞草的玩家,她会包你满意。”
    简单回复完,杨玄开始下一波抽奖。
    “谢谢玄帝大大,非常感谢!”
    峡谷猎马人再三致谢,激动到无法自拔。
    某处村镇化的破旧建筑内。
    摘下游戏头盔,一位女孩挥舞双臂,兴奋的一蹦三尺高。
    最大的奖品抽完。
    杨玄继续搞抽奖,将十件优秀装备的获得名额送出去。
    做完这些,跟观众们聊了会,把北极光公会说的一无是处。
    尤其是林茂然,什么炼铜,人妻控,男酮,人.兽......
    难听的坏话说尽,甭管真假。
    扣一堆帽子上去再说。
    直播间的观众选择性失智,纷纷叫好。
    当初北极光公会对付天宗,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杨玄整治北极光公会。
    以牙还牙,不择手段的倒垃圾!
    “骂得好!”
    弹幕的画风从抽奖环节,演变成大型喷口水现场。
    攻击的对象只有一个。
    北极光公会!
    由于直播间顶在首页推荐。
    许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进来一看。
    以为这就是事实!
    各种词汇不堪入目,把北极光公会贬的一无是处。
    观众化身喷子,巧妙的躲过系统屏蔽。
    一波接着一波的刷!
    一波接着一波的骂!
    “我滴妈,林茂然不是北极光公会的首席玩家么,怎么,居然对八岁小孩......”
    “何止八岁,我看八十岁的老奶奶,估计林茂然也不放过!”
    “我槽,那个逼口味真重,北极光公会的人都这么变态吗???”
    “那可不,我朋友以前是北极光公会的职业玩家,意外撞见林茂然和她妹妹在房间......你懂得。”
    直播间越吵越凶,事态酝酿到难以遏制的地步。
    不少编辑网红或是营销号,看到大热的卖点。
    备好录制功能,满脑子骚文案!
    眼看热度达到沸点。
    弹幕全是垃圾话,骂的林茂然体无完肤。
    趁着官方故意没有反应过来,还未动手查封。
    杨玄找了个借口,率先关掉直播间。
    “搞定。”
    抱起伊莲娜,杨玄目露深沉。
    该做的已经做了。
    接下来,只需等待热度爆发。
    各种短视频,头条新闻涌出。
    林茂然的名声,就像发霉两年的臭鸡蛋一样!
    里里外外烂个透!
    外壳流出脓水,引来专业人士扒。
    扒经历,扒往事!
    到时候真真假假,洗白三层皮也没用!
    “以我目前的实力,或许推翻不了整个北极光公会。”
    待在透明空间内,杨玄眼眸闪过寒光:
    “但对付林茂然一个人,我足矣颠覆他的人生!”
    当大公会首席玩家。
    年薪几千万,应该很爽吧。
    从天堂一下子打入地狱。
    年薪直接去掉万字。
    会是什么感觉?
    “敢得罪我,余生别想好过。”
    杨玄内心漠然。
    “咚咚咚!”
    战场中央,海妖族与鲛人族的最后一场战斗。
    决出胜负。
    鲛人族胜。
    然而前一场比赛中。
    胜者是海妖族的万夫长!
    比分六比四!
    海妖氏族大获全胜!
    举动武器,隶属海妖族阵营的士兵,欢呼呐喊。
    他们赢了!
    气氛低迷沉默,鲛人族全体黯然神伤。
    输了......
    “愿赌服输。”
    抛下这句话,贝娜王掩饰住悲伤,平静离开。
    整个鲛人族大军,颇具戏剧化的撤走。
    今后的他们,将永远脱离碧波东海。
    定居脏臭的黑海沟!
    那里的环境......
    想到这里,贝颖太上长老颤了颤娇躯。
    脸上流露出些许悲哀。
    “孩子,别跟过来。”
    三叉戟拦住贝颖的去路,贝娜王微笑道:
    “你是鲛人族的骄傲,亦是我族有史以来最强天赋者。”
    “未来你的成就必定超越我,黑海沟会限制你的发展。”
    “留在广阔的碧波东海吧,孩子,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海妖伊皇不会为难你。”
    面露倔强,贝颖扯开三叉戟,想要跟上大军。
    “走开,从今往后,我将你除名鲛人族。”
    手臂用力,贝娜王推回贝颖,冷冷道:
    “你再不是我族之人,黑海沟没你的容身之地!”
    说罢,墨绿色眸子看向远处的伊皇。
    微微点头,伊皇不曾吭声。
    “滚,鲛人族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了。”
    摇摇头,贝娜王绝情的离开。
    呆呆立在原地,贝颖流着眼泪,目送鲛人族大军远去。
    “你不宰了她?”
    游到伊皇身边,杨玄抹了抹脖子,建议道。
    斩草要除根!
    “海洋是包容的,我族与鲛人族并无死仇。”
    深深看着贝颖孤单的身影,伊皇轻声道:
    “她......也是个可怜孩子。”
    “你驱逐人家全族,管这叫包容?”
    “海洋慈爱包容,但资源终究有限,我族想要扩张,必须驱赶鲛人族。”
    闻言,伊皇有点无奈,俏脸变冷几分:
    “为了部族的生存权利,我不会同情竞争对手。”
    “但鲛人族已败,独留贝颖一个人在外,那就由她去吧。”
    【作者题外话】:求银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