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神秘复苏 >第57章完成鬼橱条件


  唐宋死了,但是又复活了,终究拿到了曲谱,坐到了钢琴前。
  看着曲谱,一次次死去,一次次弹奏,终究流畅弹出曲子,而没再死,而旋律也存在了脑海中,心中一种明悟,自己遭到了新的诅咒。
  随着唐宋完全流畅弹奏,钢琴消失了,周围也恢复了安静,房间变得一览无余。
  唐宋开门走了出去,看着重新关上的门,陷入了沉思。
  试着用手掰了一下门派一掰就掉下来了,上面还有一个门派号66。
  “我……”唐宋看着手中的号牌,非常想骂一句什么,但是骂不出来,合计着自己走错了房间。
  看着手中的号牌,陷入了沉思,如果这是66,那么33在哪里?
  可以捋一捋,鬼橱的任务应该是一脉相承,先是鬼新娘,再是心脏,中间有个新娘血,是不是意味着可以感应到?
  想到这里,唐宋想着是不是本身出来一试,利用血脉联系找一找。
  毕竟再让唐宋去找房间,有些强人所难,这诡异之地,难以知道33号房间到底在哪里。
  如果这里是66,那么33就应该在原来的66房间号上,真是互换的话还好说,起码有一个方向,就怕房间号是错乱的,不存在的。
  感受到脑海中的旋律,也不知道会不会作用到本身,这应该是类似于八音盒之类的诅咒,怕是不那么容易消除。
  看着周围一间间相似的房间,每一间房里面仿佛蕴含巨大的恐怖,如果贸然打开,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恐怖的故事。
  走廊更黑了,周围更加安静了,仿佛整个世界只有唐宋一个人,这显得很不正常。
  突然,意识一阵模糊,一段熟悉的钢琴曲又将他拉了回来,显然刚才受到了一次致死攻击。
  什么鬼?
  唐宋心中一寒,完全莫名其妙的击杀,他甚至没搞清楚自己怎么死的。
  “卧槽!”
  又是一阵模糊,熟悉的旋律又将他拉回现实。
  到底是音乐还是其他?
  唐宋不由陷入怀疑,身形不敢妄动,不经意一瞧。
  “影子?”
  不对!
  自己本身就是就是影子,怎么可能还有影子?
  “不好!”随着唐宋一声暗叫,意识一阵模糊,又死了一次,旋律又拉了回来。
  也就是说本来不死的影子更加不死了,只要旋律诅咒还在,就不会被杀死,只不过不知道这旋律是几天的?
  掏出一支鬼烛,这是王小明当初的条件的那根,点燃,身形互换,张开鬼域,旋律没有作用到本身。
  “咚……咚……咚……这是?心脏的跳动?”
  本身一出来,就感受到血脉的灼热,心脏的剧烈跳动,冥冥之中更是感受到一股指引。
  鬼烛剧烈燃烧,已经燃烧了一小半,显然鬼就在身边,而且还很强,按照这速度,鬼烛大致能坚持一分钟。
  “在哪里?”唐宋顺着血脉悸动,仗着鬼烛,迅速寻找,可是这么也找不到仿佛根本不存在33号房。
  一分钟过去,唐宋重新点燃一只鬼烛,兜兜转转,按照心脏的剧烈跳动程度,走到了一扇房门前,老旧的大“喜”字贴住了门牌号,难以知晓到底是多少号房。
  “不能等了,鬼烛再燃完就没有了。”看着燃烧加快的鬼烛,唐宋知道不能多等了,只能试试这间房了,要是没有,只能打道回府了。
  身形转换,切换成影子唐,脑海里出现熟悉的旋律,看来诅咒作用在影子上。
  “咚咚咚”敲门,熟悉的方式。
  意识一阵模糊,又被旋律拉回来,显然刚才又牺牲了一命。
  “推了试试!”
  唐宋试着推了推门,纹丝不动,使再大的劲儿,仿佛一座山,完全一点动静都没有。
  “卧槽?”唐宋又挂了,还是意识一阵模糊,然后被旋律拉回来,显然这两种方法触发了鬼的杀人规律。
  “喜字?应该是婚房,婚……堵门……伴娘……红包……”
  唐宋看着红色喜字,联想到结婚,不论多么老旧的时代,结婚少不了折腾,堵门,肯定是难题,现在一般红包都能解决,试试看。
  唐宋撕下衣服一块,但对包什么当红包陷入了为难。
  金银钱财首先排除了,又不是人结婚,鬼肯定不需要金银钱财。
  那么是什么呢?
  结婚代表的两个人一起,相濡以沫,携手同行,白头到老,心心相印。
  难道要包自己的心?
  没心还能活么?显然不能,比干就是前车之鉴。
  难道要换本身用鬼域进入?
  可是不熟悉里面情况,难以把控危险程度,怕是进入吉凶难辨啊。
  这时,黑暗中一道声音响起,是门锁的声音,显然有一扇门里面要出来东西。
  门锁的声音就像是扭动在唐宋心上,一种死亡的阴影笼罩心头,感觉只要这扇门打开,自己肯定造劫难,一股沉重的死亡压力扑面而来。
  “什么鬼东西?不能等了,在等怕是要死亡了。”唐宋心中明悟。
  身形一转,张开鬼域,本身出来,一颗心脏被利用鬼域特性取了出来,上面还有血管之类的,显然正是唐宋的心脏,利用鬼域特性将体内循环放到了外面。
  往门一接触,果然门开了。
  唐宋连忙闪身进去,还好他果断的进入,再晚片刻或者犹豫片刻,对面房间就出来了,一道血红色,仿佛剥了皮的鬼,正直直盯着唐宋所在。
  进入房间的唐宋,没想到自己逃过一次致死危机,正打量着房间。
  梳妆台,彩帘,大红被褥,墙上喜字,一切显示着这是一个待嫁闺房。
  心脏跳动更加剧烈了,顺着感应,眼睛盯住了床上一个木盒子。
  在大红色的床被中间,一个老旧腐朽的梳妆盒,静静的放在哪里。
  “咚……咚……咚……”
  木盒中传来心脏的跳动声,以一种特殊的频率跳动,唐宋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渐渐靠近这个频率。
  唐宋连忙走过去,准备将木盒关押。
  只见木盒上刻着繁体字:
  “君心似我心,不负相思意。”
  “不好,频率更加接近了,危机感越来越重了。”唐宋大感不妙。
  连忙打开木盒,只见里面有一颗干瘪的心脏,正在诡异的跳动。
  随着木盒打开,心脏一蹦,好像突然一股力量,直接跳到了唐宋心间。
  一颗新鲜的心脏被排挤出来,掉入了木盒中,木盒瞬间关上。
  眨眼之间便已经完成,连鬼域都不能阻挡片刻,唐宋感觉自己的心脏被取代了,自己心脏被关进了木盒中。
  随着诡异心脏重新跳动,唐宋感觉身体里的三只鬼蠢蠢欲动,仿佛被激怒,准备干架,但随着心脏的跳动,很快沉寂了下去。
  唐宋转换身形,拿起盒子,打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