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荡世九歌 >第137章暮色红尘


狼尘烟的武功,不如说在雪漠中越发精进。想来也是,整天面对那么恶劣的生存环境,他肯定不会像侠行迹一样变成那般笨拙的模样。

“小伙子年轻力壮,不要磨蹭,快点跟进。”狼尘烟头也不回,毫无感情地说道。

不过说归说,狼尘烟还是不自觉地降低了速度,来等赋云歌跟上自己。

赋云歌对这个闷骚的前辈有些好感,觉得这人确实很不错。他也不敢耽搁,调动浑身剩下的气力,三步并两步,不无狼狈地跟了上去。

狼尘烟听着他的步子,轻声“嗤”地一笑。

虽说早已看淡,但他也并非就此放下了一切,仍然牵挂着故交的遭戮之仇。反正在那无边雪漠待得也无聊,不如就此入世,活动一下这身衰朽的筋骨。

心念又想到此事,他棕红的脸颊迅速凝固了起来。稍感焦急,他随之加快了脚步,只是苦了跟在他后面的赋云歌,又沿路吃了不少灰。

…………

大漠的焦阳,灼烧着每一寸耀动的黄沙。满眼眩晕,目光所及的遥远小城外,一抹久违的熟悉身影,正在与一群黑巾敌人交缠激斗。

靠近,纷扬的黄沙如同平地的旋风。

眼看受众人围困在中央的那人,手中嫣红的长剑迅速荡起无俦气劲,强悍的招式撼动四周黄尘,黑巾敌人全数受挫,人墙豁口瞬间突破。

满眼迷茫,数道锐利的剑气在沙尘里纵横。等到那些黑巾残党在黄沙渐渐平息之后睁眼,才看到不少同伙已经身首分离,扎眼的血沫染透了一地沙砾。

而方才还在受困的一品红梅,早已不再恋战,抽身趁乱离开了。

就在此时,从小城高耸的城墙上,忽地跳下一个身披黑袍的人。

冷然环顾了一下此战的损失情况,他一点也没有感到悲伤。这些人为九彻枭影而死,应该是他们无上的荣耀。

他显然是这批小队的领队,但方才却没有进入战局。他们小队是为了牵制和引导目标的路线,以及随时报告情况。而他的任务只需要随时发函通知,牵制的行动交给部下即可。

黑鹰盘旋着身形,也紧随着他飞了下来。他稍一思忖,从腰间口袋里找出一张破纸,半跪在地写了一通,很快完成,插入黑鹰腿间。

黑鹰早已无比成熟,接信之后迅速起飞,直直地朝着大漠寨的方向赶去。

这里距离大漠寨,已经不算很远。看来圣使期待已久的对决,应该就要实现了。

他嘿嘿一笑,望着黑鹰飞出视线。而再转身低头看自己残余的部下,他的脸立刻冷若冰霜。

“快速收拾,继续下一步。”

傍晚斜阳,在孤傲的辽阔大漠之间折射着幽远的红光。黯淡的半边天幕如同被火焰灼烧,浩瀚一片红紫的渲染。

大漠寨之外,溪紫石站在沉没在地平线半边轮廓的宽大的红轮,嫣红深沉的色泽染透了他的衣襟。望着如此壮美的景观,他目光里满是踌躇与复杂。

他的背影在天幕映照下逐渐模糊,不断延长到城墙砖石上,接着与灰黑的墙灰杂糅。

静默伫立的身影,仿佛飘落漠北的征蓬。

在他身后,衰朽的城门常年受风沙侵蚀,宛如染血的残垣。

极轻的脚步声,踏着地面的碎沙缓慢走来。溪紫石感官异常敏锐,虽然在出神,仍是立刻转过头来。

“……”他动了动嘴唇,但面对这个家伙,还是不想说一句话。

影骸并没急着开口,他也把眼神投向大漠对峙的残阳。天边孤鸿时而飞过,与深邃烂漫的天幕遥相呼应。

干燥的冷风吹过,溪紫石和影骸不约而同紧了紧衣襟。

“别想给我洗脑,没和一品红梅畅快地打一仗之前,我是不会卖力干活的。”

溪紫石决意先发制人,直截了当地发出声明。

影骸看了他一眼,眼神莫测。

“既然影主包容你之怠惰,我也不会再下无用功。”他想了想,缓慢地说道。

溪紫石扭过头瞥了他一下,脸色微微松动了些。

“怎么,不监视我的行动了?”他半开玩笑似的说,“虽然对我来说是好事,但你的态度转变让我总觉得有些阴谋呀。”

“我从不曾监视你。”影骸不着感情地回复说。

溪紫石鼻子一哼,没有回话。影骸的行动其实并没有非常隐秘,虽说自己的修为在他之上,但倒不如说是影骸没打算瞒自己。每天子夜,他可是都有暗中发信的。至于信的内容是什么,他根本无需猜测就能想到。

影骸此人,溪紫石虽然没有好感,但也不至于厌恶。既然他不打算瞒自己,那自己也知他这个情,没必要把话说破。

“只是……”影骸沉默了片刻,幽郁地抬抬眼睑,“我始终不懂,为何影主会选你成为圣使。”

溪紫石听他这样问,没有回答。

天边的红色渐渐被夜色湮没,仿佛烧透云霞的灰烬。溪紫石脸上的颜色也逐渐变得黯沉,仿佛沙海彼岸收束的余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