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品继承人 >第442章愣的怕不要命的

    夜晚时分,野马群又来了,它们被护栏阻挡,嘶鸣着在外围奔跑,跑着跑着找到了入口,在马王的带领下跑了进去。
    跑着跑着只能排队前进,还得不停拐弯,随着闸门落下,十几匹野马都没能跑了!
    其他几个地方也有收获,抓了不少野羊野鹿,甚至还有野骆驼和野驴,全都被装车送去了饲养场。
    一个高坡上,一匹孤傲的巨狼冷眼看着这一切发生,快天亮时才扭头离去,向着莽莽群山奔跑。
    天亮后陈进圈出一片区域让人们往下挖掘,随着挖掘机的轰鸣,一米之下就出现了蓝色晶体,这些晶体大小不一,晶莹剔透。
    看起来很像是水晶,可硬度却很差,用力一捏就碎了。
    古博文也在凑热闹,拿起来一块感受了下,立刻脸色一变,凑到陈进近前低语。
    “好东西啊,有股很澎湃的能量,我试了下能被吸收有助修炼,一旦被那些修士知道肯定会来抢。”
    陈进白了他一眼,“你也不怕变成蓝皮怪?”
    古博文一缩脖子,这才想起自己忘了这茬,赶紧把手里的蓝色晶体丢了出去。
    就在这时有人前来汇报,说是那群野马运送途中被人抢了!
    这还了得,那些野马可是陈进心爱之物,尤其是那匹独角马王,还想着抽时间将其彻底驯服,骑出去绝对比开着布加迪威龙还威风。
    古博文也急了,马王虽然没他的份儿,可陈进答应让他也选一匹,立刻陪着乘坐直升机去追。
    那批人不但连人带车抢了野马,竟然还堂而皇之的进入了正在建设的进击城,更是大言不惭的让人通知,他们要见陈进。
    直升机降落城内接待所门前,在天空时就看到有人在这里训马,聚拢了大批围观人群。
    这些人的训马技术还不错,好几匹成年马已经被驯服,乖乖的任由佩戴上马鞍。
    几匹幼马还在带笼子的车厢里,马王也被放了出来,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穿着复古服饰,英俊潇洒的男子正在马背上训马。
    马王可不好那么驯服,嘶鸣着连蹦带跳,却被男子死死抓住马鬃。
    一见男子的面容,古博文脸色一变,停下前进的脚步。
    他刚想告知陈进对方的身份,可陈进已经窜了上去,人高高跃起,一脚踹出,嘴里还怪叫一声。
    “啊哒……”
    马背上的男子正专心致志训马,根本没防备有人会袭击,被一脚踹在脸上,人立刻飞了出去。
    马王获得自由立刻狂奔,却被花落樱被麻醉枪击中,没跑多远就疲惫不堪的倒地不起。
    而在现场,披肩发男子的同伴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去搀扶。
    此时那家伙半张脸都肿了,一颗晶莹如玉的牙齿掉落,整个人立刻陷入暴走状态。
    手指陈进狂吼,“给我杀了他……”
    几个属下毫不犹豫抽出随身刀剑,却没敢执行命令,进击城护卫队早就在待命,齐齐掏出枪支。
    虽然这不是天澜岛,不能明目张胆拥有超强火力,由于身处荒野,上面还是特批了一支可以持械的百人护卫队伍。
    陈进更是毫不犹豫拿过一把枪,冲着男子就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一梭子子弹打过去,男子连滚带爬狼狈躲过,这才意识到陈进的身份不简单,自己是在别人地盘上。
    愤怒至极的嚎叫出声,“你是谁,叫陈进那厮来见我,他必须给个交代。”
    “老子就是陈进,抢我的野马,谁给你们的胆量?”
    一帮人目瞪口呆,没想到他就是陈进,只是途中看到了运送的野马,这位主子立刻喜欢上了。
    拦下运输的车辆后想买,可司机哪敢做主,他们就直接先抢了再说。
    这位披肩发帅哥的身份可不俗,自信的认为这事给陈进随便打个招呼就能解决,他肯定会给面子,却没想到一见面就被直接踹脸上。
    古博文这才凑到陈进身边低语,“他是拓跋家族少家主拓跋天一!”
    陈进一瞪眼,“我特么管他是谁,抢老子东西,就算是他爹来了,也得给个交代。”
    “狂妄!”
    拓跋天一推开搀扶自己的人,捂着脸颊仇恨看着陈进。
    “这仇咱们算是结下了,本少主一定要让你付出血的代价,将你拥有的一切全都摧毁,这座城市很快就会易主。”
    陈进气笑了,淡淡低语,“毙了他们!”
    下一刻密集枪声响起,护卫队成员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忠实的执行了命令。
    “保护少主……”
    喊声响起,拓跋天一的护卫将他团团围住,用身体阻挡着子弹。
    随着陈进一摆手,枪声停下,那些被打成筛子的身影这才倒下。
    拓跋天一傻呆呆的站在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打死也想不到,自己只是说了句狠话,陈进却施展出如此狠辣手段。
    他原本是被父亲派来跟陈进结交的,陈进送了东方家族和轩辕家族各十吨灵泉水,却没给拓跋家族,让拓跋一族的人很是不满。
    拓跋天一更是犯了那些天之骄子共同的毛病,那就是自傲。
    在他眼里陈进并不算是什么人物,只不过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小子,自己堂堂拓跋家族少主,他还不赶紧跪舔结交,别说十吨灵泉水,就是要了他的灵泉也没什么。
    可现实却给了他无情打击,这才是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傻傻质问,“我……我可是拓跋族少主,你……你竟敢……”
    陈进毫不犹豫的要挥手干掉他,古博文赶紧抓住他的手臂。
    “兄弟,慎重啊!”
    “哼!”
    陈进冷哼一声后低语,“打断他的四肢,让拓跋家族来赎人。”
    下一刻枪声响起,拓跋天一傻傻的都忘记了闪躲,胳膊腿连续被击中,倒在了护卫们的尸体上。
    “你……你真敢啊……”
    这不光是他的疑问,古博文也吓到了,感觉陈进就是个疯子,自己还是离远点吧,免得哪天溅一身血。
    拓跋天一被抬走,陈进走到马王近前,让人给它打了解药。
    俗话说得好,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马王已经有了灵性,它看着刚才虐待自己的人又被虐了,就是眼前这个如同恶魔般的男人干的,站起身后立刻用头蹭他的身子,表示了臣服。
    陈进开心的笑了,让人给它装上整套的鞍具,纵身骑到马背,吆喝一声向着城外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