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1991 >第1211章两个影帝



    “的确很难,但曾老板为什么,放弃m国那边打下来的事业,来国内做呢?”
    说话完,二人彼此沉默的看了对方一眼,随即同时发出了笑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难归难,但同样市场也是巨大的。
    “陈董,那您觉的,怎么个合作法?”
    “我准备在港城那边先搞一个。”
    “港城?陈董,你为什么要在那投资?那边可不像国内。”
    曾海志眉头一皱,显然不太明白,陈广生这么做的目的。
    而且他的想法,是在大陆,而不是在港城那样的地方。
    两边的经济发展程度不同,市场也是有区别的。
    “我在那边有关系,而且我很看好那边的市场,不知道曾老板有没有兴趣?”
    关于两年后的金融风暴,陈广生没办法和曾海志说。
    曾海志笑了笑。
    “陈董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如果您想在港城投资,那还是算了吧。”
    此话,也算是婉拒了陈广生。
    不过这并不影响,双方的关系,二人还是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
    走出拍卖会,陈广生就来到了田成栋他们这。
    他们没有去参加拍卖会,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眼下正在打牌。
    "今天可奇怪了,你们竟然在玩牌?”
    这是陈广生万万没想到的,要知道这可是,黄河庄的钻石会员区。
    按说他们,不应该借助此次机会,好好的玩玩吗?
    打牌这种事,在什么地方不能打。
    “这不是在等你嘛,广生,买到想要的东西了吗?”
    见到他,钱少海等人也停了,问了句。
    “买了一副字画,花了我一百多万。”
    历小东啧了啧嘴,一脸羡慕。
    “买个这玩意儿就花了一百多万,还是你们做生意的赚钱啊,哎。”
    这话陈广生就随便一听。
    随即,田成栋他们,又具体的打听了下,当听到,和陈广生竞价的人,是胡海后,集体愣住了。
    田成栋更是咽了两口吐沫,似乎还不太相信。
    “广生,你可千万别吓我,和你竞价的人,真是胡海?”
    其他人,也用一副见鬼的表情,盯着他。
    “是啊,怎么了?”
    陈广生明知故问。
    “还怎么了?广生,你闯大祸了,赶紧将那副画,还给胡海。”
    “我辛辛苦苦花钱买下来的,凭什么要还他?这胡海有什么特殊之处?”
    陈广生装作一副,不太理解的样子。
    “广生,胡海倒是没什么,但是他可是董家的扶持起来的,我还听人说,今晚的拍卖会。
    胡海是做为董春阳的代表,去买东西的,你和他抢东西,不就等于和董春阳抢东西吗?
    你知道董春阳是什么人物吗?”
    钱少海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焦急的解释道。
    “听过一些,如果是他买的,待会他把钱给我,我再给他就是了。”
    陈广生露出一副,非常吃惊的样子。
    毕竟听到董春阳的名字,陈广生如果还一脸无所谓,那就太不正常了。
    “咚咚。”
    就在这时,他们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
    门一开,出现的是钻石会员区的经理,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在拍卖会上,和陈广生竞价的胡海。
    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位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和陈广生他们,岁数都差不多大。
    当他出现在屋内,平时大大咧咧的钱少海等人,眼中都露出了惧怕之色,并保持了绝对安静。
    只是不停的,给陈广生打眼色。
    这经理正准备介绍,就被这年轻人摆手制止。
    他脸色平静的往陈广生这走来,虽然一句话没说,可却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感。
    这点,连陈广生也感觉到了,不过他也很镇定。
    “陈广生?”
    “是我,你是谁?”
    陈广生眉头一皱,反问道。
    “我叫董春阳,你听过我的名字吧。”
    董春阳说话时,嘴角还带着一种莫名的微笑,总而言之,给人的感觉很不舒服。
    “听过,我不知道这字画是你让人买的,不然就不会抢了。”
    陈广生淡淡的说了句。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胡海闻言立马质问一句,东西没买到,让他在董春阳这,十分的丢面子。
    自然而然的,就将怒火,全部撒在了陈广生身上。
    “我说不知道就不知道,你不相信拉倒。”
    胡海正要反驳,被董春阳挥手制止。
    “陈广生,这幅字画,拍卖会开始前我就看上了,准备买来送人。”
    “可以,我花了一百五十万,你把钱给我,我把东西给你。”
    听到这话,田成栋他们都大吃一惊,甚至钱少海,还用力的,拽了下陈广生衣服。
    既然董春阳都找上了门,把东西给就行了,竟然还想着要钱,这不是找不痛快吗?
    董春阳似乎也来了兴趣,环臂抱胸,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就这么盯着陈广生。
    “我这人向来是软不吃硬,你这一上来就咄咄逼人的,莫非你董家的人,就能随便拿人东西了?”
    陈广生似乎,是被这种眼神所激怒了,说话也毫不客气。
    “啪啪啪。”
    董春阳闻言,突然拍了拍手掌。
    “说的好,说的对,既然东西被你买下了,想必你也有用,常言道君子不夺人所爱,这幅画你留着吧。
    不过陈广生,我记住你这个人了。”
    说完,董春阳直接大手一挥。
    “走。”
    便离开了包厢,胡海临走时,还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陈广生。
    从他们进来一直到离开,总共也就四五分钟而已,甚至田成栋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见董春阳走了,才回过神,瞬间就急了。
    “广生,你知道你刚刚在干嘛吗?董春阳这人,可不是什么大肚量,你今天这么不给他面子,肯定是要被嫉恨上了。”
    “你平时做事那么稳,怎么今天,偏偏要和他撕破脸皮?”
    历小东等人,都在指责陈广生刚才的行为。
    陈广生却是冷冷一笑。
    “你们刚才又不是,没见到他的那副样子,如果好好说,我能不把东西给他吗?
    可一上来,就和我装腔作势,我陈广生可不是被吓大的,就算他是董春阳又怎么样?
    我一没偷二没抢,通过合法渠道,买到了这张字画,他能把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