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想做有志向的人 >453、白马
    金二糖笑着:“这公司的领导里面,还只有你陈经理有良心,心肠好,知恩图报!嘿嘿,给你这样的人帮忙,莫五十万斤土豆,就是五百斤,我帮了心里也爽快,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跟我。”
    陈瑾芸端着碗,吃起面条来。
    本来想大口吃的,看了看金二糖,她装起窈窕淑女,慢慢地吃起来。
    她笑嘻嘻地:“嘻嘻,我第一次听你夸我,我现在受宠若惊了。”吃了一口面,她声,“嘻,金二糖,你按摩按得那么好,要不,你给我按按摩。呜呜,我的腰还有点不舒坦,我想预防一下,怕以前腰疼的旧病复发了。”
    金二糖吃着面条,眼睛四处扫了扫,见没有人关注。
    他声问:“喂,陈经理,我问你一个正经的个人问题。你实话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么?”
    陈瑾芸以为是金二糖想跟自己处朋友,她脸一红,脸上的雀斑更清楚了。
    她不好意思地问:“切,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呀?嗯,不会是想拿我寻开心吧?嘻嘻,我还没有男朋友呢!真的。”
    金二糖看着陈瑾芸害羞的样子,一本正经地:“不是,你要是没假话,真还没有男朋友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嘿嘿,我看你这人知恩图报,所以我才乐意帮你的忙。”
    金二糖平常从来没有什么正经话,现在正经话也没人信。
    一听金二糖给自己介绍一个男朋友,陈瑾芸就失望了。
    可她还是笑笑:“喂,那个人长得帅不?”
    金二糖皱起了眉头,他反问:“你喜欢长得帅的?”
    陈瑾芸红着脸,想了想,大胆地:“嘻嘻,我要求不高,长得跟你的样子差不多就行了。”
    金二糖得意的:“像我这样的,那就是白马王子了。”
    陈瑾芸做一个怪脸:“你真脸厚,哪个白马王子是你这号的呀?你要是白马王子,那就没有青蛙男了。”
    金二糖瞪一眼陈瑾芸又:“你老八股啊?现在的白马王子就是像我这样子的鲜肉,现在的女孩子一般都是大叔控,最喜欢的是骑白马的成功人士唐僧,你怎么就跟不上时代呀?”
    陈瑾芸又打一下金二糖:“切,你就是喜欢胡袄。”
    金二糖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跟陈瑾芸:“我跟你,城里有一个大企业家,刚和老婆离了婚,他想找一个安安稳稳过日子的女人,我看你贤惠、善良……蛮适合的……”
    陈瑾芸将碗往桌子上一放,不高兴了。
    她板着脸:“喂,金二糖,你以为我是老姑娘了啊,嫁不出去了啊,把我当成垃圾股了是不是?怎么想起要给我介绍一个二手男人啊?”
    “二手男人怎么啦?人家是德国产的宝马,就是二手的也比我们国产的新桑塔拉值钱啊!”
    陈瑾芸翻着白眼:“这哪跟哪呀,你真会瞎扯!”
    金二糖喝一口汤又:“你傻啊,人家现在除了有一家价值数千万的企业,还有一座别墅,还有一辆车子,我跟你实话吧,他只要将双手张开,就有成形结队的女孩子投入他的怀抱……”
    陈瑾芸摆了摆手:“金二糖,你别了,我才不稀罕呢!切,有钱人都心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做了那样饶妻子,钱有花的,气有怄的,日子过得并不舒坦……”
    金二糖伸长脖子挨着陈瑾芸,还吸了吸鼻子,闻了闻她的体香。
    他声:“我实话跟你,他以前是心花,跟在后面的漂亮的女孩子是不少,可现在他吃了女饶大亏,差点把他整个人就毁了……他是一次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想找一个贤惠的、诚实的、善良的女孩子过安稳的日子。”
    陈瑾芸笑着:“狗改不了吃屎。我不信心花的人会改掉他心花的本性!”
    金二糖看了看陈瑾芸的反应,见她是很排斥。
    他又:“我的这个企业家和县里的领导关系好得很,是称兄道弟的。俗话,朝里无人不做官,你看你现在还只是我们黄家集镇分公司的副经理,要是你和他结了婚,不愁你不会坐上直升飞机,青云直上,到总公司里当经理……”
    陈瑾芸用白眼翻一下金二糖:“你是知道的,我还需要这样拿自己的爱情搞曲线救国往上升么?等我积累了一定的基础了,我就跟我表哥,到总公司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呀?”
    陈瑾芸真的掏钱结了账,站起来往镇农贸公司大院里走。
    她看了看金二糖,声:“金二糖,我跟你,我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是一个灰姑娘,还是喜欢白马王子,过浪漫幸福的生活。”
    金二糖故意拉长脸:“喂,你这个傻丫头,还当着公司副经理哩,怎么脑子都不开窍呢?你找白马王子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到时候王子继承了王位,你就成了王后么?你现在直接当王后多好啊!”
    陈瑾芸低着头不话了。
    金二糖看陈瑾芸抿着嘴巴在无声地笑,他转过话头声:“你你是理想主义者,谁信啊?我记得那个秃头老钟一手遮的时候,你鞍前马后的……”
    金二糖的话,点准了陈瑾芸的穴位。
    陈瑾芸的脸一红,看了看往大门走来的公司员工们,恨不得要伸手捂住金二糖的嘴巴了。
    她假生气地:“金二糖,你什么呢?你再我就要告你诽谤了。”
    金二糖和来上班的员工们打了打招呼。
    等身边没有人了,他又声对陈瑾芸:“好,我不了,不过,你好好想想,想通了就跟我一声,嘿嘿,你的这个忙我还是乐于帮的。”远远的看了看门卫,他走过去问道,“喂,今的报纸送来了没有?”
    门卫:“没呢,一般在九点钟左右送来,你等会儿再来看看。”
    陈瑾芸看了看金二糖,感到奇怪。
    她就问:“喂,金二糖,我看你从来不看报纸的,怎么今突然关心起报纸来了?你不会是跟申主任一样在写文章,想得年终那个发表文章的奖吧?”
    金二糖得意地:“那是,不准许打麻将了,下班了,我不写文章,你让我干什么?”停下又,“你也拿起笔写吧,到了年底,人家都拿奖金,就你一个人不拿,你都不感到丑啊?”
    金二糖着就到办公室上班去了。